白蔓与夜

☆阳夜★恋驱☆WB:雪盐荼蘼(。・㉨・。)

[恋驱/郁泪]《Lavender》

没错本荼蘼就是16岁(・ω< )★(不要脸)甜滋滋地摸momo一把,然后关进小黑屋继续写!(不)

墨陌MOMO:

-如月恋×师走驱.神无月郁×水无月泪.
-架空*,OOC*,《Give you flowers》还没告白时候的故事,店还没开那段时间的事情。—恋驱线—参和了郁泪—
@白蔓与夜 荼蘼我把这个送给你你不要把我关进小黑屋好不好(ˊ˘ˋ )





——Waiting for you.
一直在等着跟他再次相遇的日子,世界这么大,可也总会有那么千分之一的缘分也说不定。



大学毕业之后辞退了公司千篇一律的工作之后,遇到了郁,两个人志同道合,约好了一起开一家花店安静努力的生活。四处奔波,寻找适合的住宅屋,请教花园园丁还有大学教授,大半夜为了更好屋子打工。
总算是找到了一间满足自己心意的屋子,也是有了一点存款,正打算跟那位老人买下这个两层带阁楼和后院的房子,才想起自己那微薄的钱包还不可能买下着一栋屋子,何况它还有温室和后院。
毕竟这样的屋子真的太难得了,转身跟郁商量着要不要去借款的时候,遇到了那个叔叔。说是:“如果你们是想自己创业开店的话,自己可以买下这栋房子,并且让你们租用这里,只不过房屋装修和软装都要自己完成,自己不会干涉任何事情,而且每个月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当做这个月的租金,如果收入不错的话,我会考虑做投资人。”怎么想都是对那位叔叔不利的事情,想要推脱的时候钥匙已经交到了自己手上。
叔叔笑着摸着两个人的头:“我家的这个快土地就交给你们了,让他变得有生机起来吧。我很期待你们的店铺噢。”意味不明但是很激动的送了叔叔上车,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的时候,那辆车已经看不见影子了。


嘛,既然这样的话,那就从新的起点开始吧。




****




最初选择店名的时候犹豫了很久,在那时候郁不知道从哪里带了罐薰衣草花茶回来。这是最初的灵感来源。想着花茶和红茶的泡法是不是一样的时候,郁已经泡下喝了一杯,小声说着:“真不愧是泪拿来的茶,真好喝。”
恋有些生气地拉椅子坐下,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:“…啊,真的很好喝。泪的话,是经常来找你那个孩子吗?还是说是你经常去找的那个?”
“准确的说是…恋人吧?”郁的脸看起来有些烫,“昨天确认了一下在对方心里的位置…是在打工的店里认识的,实际上第一次见他是在大学的时候,也有两年多了的样子,看起来很瘦弱实际上是个男孩子,很擅长钢琴……啊,会不会觉得奇怪,明明我也是个男的,交往的对象也是男的什么的……”
“没关系的哦,怎么说呢…我喜欢的人,也是个男孩子,但是他真的是、可爱过头了!”掩饰着脸红,恋端起了杯子。郁笑笑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:“哈哈哈确实,恋意外的很喜欢可爱的东西呢。”
“嗯……下午在店里喝着茶,看着温室和花园的植物,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啊。”看着后花园窜进来的小猫,总感觉还是缺了点什么,恋看向了郁。郁环视了店内,再看了看大门,还有楼梯旁边的打开但是没怎么用过的房间。
“恋,你会做饭吗。”
“不会。你会?”
“……”
“…啊我们都不会用厨房。”
“……”
恋起身进了厨房,看着空空的厨房柜子里就几桶没拆开的泡面盒子和马克杯而已。郁跟在后面笑笑:“今晚去哪里吃完饭吧,刚好店里今天发了工资,总是吃泡面也不太好。”
“噢,顺便吃饭的时候决定一下店面什么的吧。”



随便套上了件外套,锁好门跟着郁去了家有些远的店,说是家“很棒、饭好吃的店,只要乖乖跟着去就好了”,于是就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和郁聊着走过去了。
“海桑,我带朋友来吃饭了喔!”郁推开店门,对着厨房里吼了一声,得到回复之后选了张桌子坐下来,递给了恋菜单,“所有的东西都很好吃哦,这也是我打工的店,海桑一直说有空带朋友来吃吃饭什么的。”
恋笑笑接过菜单感叹了一声翻开,服务员也走了过来:“想吃点什么呢?”应声抬头看到墨绿色头发的男孩子,看眼睛好像还有点想睡。
“噢…有什么推荐的吗?”点点餐牌上的东西,突然的不知道想吃什么。服务员点点头回应着他:“夜做的蛋包饭很好吃。”“那我就蛋包饭吧。”恋笑笑点头,将餐牌合上,交到服务员手上。
“泪,我要咖喱噢,还要一杯抹茶热可可。”郁起来帮他拿了餐牌,放在旁边的柜子上。服务员点点头在纸上写着郁要的东西:“和以前一样呢。”
恋指了指泪,看着郁:“认识?”
“嗯……”郁的食指轻轻挠了挠脸,“就是我下午跟你说的那个人啊。”
“啊、啊——”




****




身边的人比自己先脱单什么的真的是太过分了。
恋刷着店里的墙这么想着,在温室给花浇水的郁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。郁在之前就感叹过,恋明明长的不错为什么会没有女孩子告白。最后的结果是他自己太过残念了,有女孩子告白才是件稀奇事。
前几天在吃饭的地方和那个叫泪的孩子一起讨论了店面的样子,决定下来做田园风的样子,但是又有些面相大海的感觉,总结的话大概就是简约一些。刚好这件屋子面向路和后花园的两边都是落地窗,很适合这样的风格。一气之下马上就在网络商店买好了油漆和些改装必要的东西,还有一些马克杯和餐盘。
为什么没有请装修公司的原因,是屋子的一楼比较简单,除了之前主人留下的小沙发和一张小木茶几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。虽然墙壁很多年了有些泛黄,但是地板是一点都没有坏,而且本身主人也喜欢简约点的东西,地板也是木色的,不需要做太多其他的东西。
恋带上了耳机听着歌给店里的墙刷新,郁在温室里照看着那些花。仓库里还有些什么,好像是之前的主人留下来的,希望不是一些破铜烂铁才好。
正听着比较轻柔的音乐,恋望向了窗外。
刚刚下过雨,乌云已经散去,太阳又悄悄地跑了出来,透过雨珠照进店里,木色的地板上波光粼粼,远处的彩虹若隐若现。


即使机遇很小,但是我总会再一次遇到你的。




****




再一次相遇了,和自己喜欢的人。


某天在郁打工的那家店里查着资料的时候,抬头和那个人撞上了目光。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有什么大变化,橙黄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,还有那小小的一个人,穿着就好像高中时期班里在校园祭弄的咖啡厅一样,明明其他店员都不热衷马甲或领带领结,他却整整齐齐的穿戴着。
“恋……?”“……驱?”
看着对方紧张的样子,犹豫着叫出了名字。听到从对方嘴里叫出了自己名字,又放松了下来。偷偷看了一眼后面,确定老板没看见之后,驱悄悄跑到了恋的桌子边上:“工作?”
“嗯,”恋摇了摇头,“在查点东西而已。你才是,在工作?”“——嗯,如你所见,”驱扯了扯自己的围裙,“是服务生。衣服会不会很奇怪?之前那件不知道勾到哪里了撕开了个口,还没补好…拿了店里新的,太大了自己改了一下。”
看着驱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,恋撑着头看着他:“很合身。”“那就好。”驱笑笑,旁边的客人招手让他过去点单,“那我待会再过来,有什么事情叫我就好?”
“嗯好。”
看着驱走远了一些,恋长呼了一口气。
啊啊啊啊好久不见他还是这么可爱!他问我衣服合不合穿!啊衣服是自己改的真是心灵手巧!穿着这样一点都不会违和真的是可爱爆了噢噢噢!待会我要跟他说点什么呢嗯??
表面只是轻轻笑着的恋,内心已经炸成灰了。
没办法嘛,这是喜欢的人。




****




“所以,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驱换下了工服,穿了套便服坐在恋的对面,面前还摆着两碗拉面,他哧溜哧溜的吃着面条,“偷瞄了一眼,你好像在逛网络家具商城?”恋把电脑合上了放在一边,筷子夹起了一口面,回答着驱的问题:“准备和朋友开家花店,可能会做成小小的咖啡屋之类的。”
“嗯——”端起碗喝了一口汤汁,驱舔了舔自己嘴边的汁,“男生开花店啊,真是稀奇的事情。然后,这两年找女朋友了吗?啊——你太残念了没人愿意和你交往。”
“……喂!驱桑,你怎么可以这样呢?还是有女孩子给我递情书的好吗,但是都被我回拒了而已!”
“那还不是一样没有女朋友。”
“都说了…”
“你没有女朋友——”
“……驱桑你好过分。”恋欲哭无泪,夹了口面往嘴里塞,“你这么说你还不是没有女朋友。”“…我要工作嘛,和你不太一样。”驱也哧溜哧溜地吃着面,意思意思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拳头。
“但是我有喜欢的人……啊!!”想到了什么东西,恋放下筷子打开了电脑一顿乱敲。
“恋有喜欢的人啊——啊,有喜欢的人了啊,不错不错,希望她不要太惨噢?”驱暗暗的点了点头,等了半分钟见恋没回复他,“你在查什么?”
“没、没,就是店名而已。”“嗯?”驱不明所以地晃了晃脑袋看着恋,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拉面。
有喜欢的人了啊,他。
“——恋喜欢的人,是谁呢?我认识她吗?”“你认识的哦,还暂时是个秘密。”驱想着事情,吃的太急面呛到了自己。恋给驱接了被柠檬水:“请在等一下,再过一会,我会就向他告白了哦。”
“店名,定下来了吗?”
“叫「Waiting」。虽然我也不是很懂英语啦,但是是我最近很喜欢的一种花的花语。我在等啊,等自己所爱的那个人,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喜欢的是他。”
我一直就在你的身边,什么时候回过头来看我一眼吧?




****


End.



本来想周末写的,但是发现周末的事情好像更多还不如现在写出来算了,然后就赶了一下。
0912是荼蘼生日,然后我没写完但是我跟她说了(ノ)`ω´(ヾ)荼蘼永远16岁(不知道多少岁)生日快乐!
赶紧吃吃糖,花店下一章可能有点玻璃糖。
后半是赶出来的所以我忘记了我本来想要写什么,要是想起来了我周六改改顺便附上BGM,很温柔的一个轻音乐₍ ⸝⸝· ᴥ ·⸝⸝ ₎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4 )
  1. 白蔓与夜墨陌MOMO@陌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没错本荼蘼就是16岁(・ω )★(不要脸)甜滋滋地摸momo一把,然后关进小黑屋继续写!(不)
 

© 白蔓与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